情感故事网 - 分享文章,分享美文,述说你我的心声,让生活多一份诗情画意

年味回忆

小情清 520 条

年味回忆
除夕即将來临,又让我想起童年过年的滋味,悠然自得。 我曾说过,福州的怀旧之情在于城市散落的榕树,沉淀在安逸休闲的小巷里。 西方人每年的乐趣中心是圣诞节,中国人每年的乐趣中心,但新年。 和福州市景坊巷过年,特别有意思。 富人,自然有多种方式。 老百姓買了壹头猪头卤水,发现兩个草鱼红粒,蒸了几笼年糕,然后开了壹坛自酿的青红酒。 全家人都让他喝醉了,吃饱了,可以扔掉他的悲伤,至少半个月。 这样的生活是对的,我想永远在福州庆祝新年。
 當時刚踏入十贰月份的门槛,父母就出來攒了壹年的布票,想着去东白,太白拉了几尺布,为孩子缝新衣服。 壹放假,就會提醒孩子,抓紧時间完成年前的寒假作业,否则,新衣服不给你穿,串亲戚不带你,不给你幸运的钱。。。 孩子们即使百般不开心,也乖乖听话,壹边做作业,壹边说放鞭炮,挣年钱,看高跷,灯笼,買糖果,还有他们壹年的味道,自然变得比以前可爱得多。
 在拉巴,我吃了拉巴粥。 家家户户都會选择壹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全家人总是用红纸包着竹扫帚,把天花板、大厅、杂物房等打扫干净,还特别小心地擦洗门窗和家具。 壹天不能在几天内完成,但不能留下死角,这种习俗除了旧的和迎新年,福州人称之为大厅。 旧時,在堂上,还當搓饭吃。 说到厨房,哪个家庭开始做卫生,孩子很期待吃米擦,因为卫生后,家人會给邻居送壹盆米,然后等你的家做卫生,然后再送回去给别人。
近几年,越走越大街。 在12月15日之后,南后街的灯笼店也变成了壹个及時的灯笼。 平面灯,西瓜灯,莲花灯,菜头灯,桔灯,羊灯,猴灯,刀灯,麒麟灯,冠军骑灯,观音送子灯等串联成排悬挂。 漳州木版年画,泉州的纸质工具也大量运往福州,运往中亭街,仓前街,那里有空墙,或空廊,賣画,面具,那里有红色的大绿地。 想買几个春天的水仙花灯泡,到文化宫,南公园门口搜索,就能得到他们想要的。 想创作自己喜欢的春联,没关系,到了太江尚书寺,字就站在屋檐下,壹副必须挂出的红纸春联,还有北方的节日剪纸。 玻璃柜后,将蒲城瓜干,兴華龙眼干,永泰柿子,闽清橄榄,松溪榛子,建宁莲子,南平竹笋干放在玻璃柜背面,放壹筐红色醉人的橘子。
走街串巷賣麦芽糖,糖锣也來的更精神了。 他的担子,除了糖人和更适合孩子抢过年的味道,空竹,便宜骨头,天子,马雷子,花刀花枪。 挑來挑去,孩子听了锣声,便围了担子。 这里的人还没有散去,那里“爆米花哟,甜爆米花啊。” 老主人的哭声再次响起。 没过壹會儿,爆米花的消息就像每个家庭都飛到了新的村庄里壹样长出了翅膀。 不怕冷的孩子跑回家通知大人。 不壹會儿,黑手摇了摇炉子,锅里摆满了玉米粒和干果。 随着风箱的推拉,红色的火焰越來越高。 飛溅的火花,烤着寒冬的空气,红着孩子们的笑脸。 “嘭......”壹声巨响,壹团白雾瞬间倾泻而出,眨眼间,清脆而芬芳的爆米花就出现在了孩子们的面前。
转眼就是祭灶,不过,在福州有讲究祭祀两次,分为素炉和荤炉。 當时家家户户都恭恭敬敬地把厨爷送上天去报功,當然要拿好东西招待,12月23日,人们就会拿好酒和好菜招待厨爷,叫肉炉。 但怕他上了天堂,一身酒惹玉皇大帝不高兴,还醉得乱报,所以當12月24日送他上天堂时,只有水果、蔬菜等素食招待,叫素炉。 厨房就像新年的前奏。 特别是后厨可以吃到的后厨蛋糕,如灶台蛋糕,麻子蛋糕,金钱蛋糕,红纸包,炒米糕等总是让孩子垂涎欲滴。 灶台當天,家长们忙得不可开交,一家人早早地吃完了饭,开始洗锅盖和灶角,然后拿出准备好的菜肴的干果,放在灶台上,点上香烛,倒上老酒,放上马蹄和甘蔗。 天一黑,就开始祭灶。 烧香拜厨神爷爷,虔诚许愿,然后放鞭炮,浑身上下,孩子们开始欢呼,享受着炉饼。
福州人的习俗,过年就是吃年糕,象征甜蜜美好,幸福美满。 记得孩子说:“过年要蒸糕,蒸糕眯眯地笑。 如果你不蒸蛋糕,就会有几年“。 祭灶一过,家家忙蒸着米糕。 當时,几十个家庭经常共用一个石磨。 房子完工了,石磨日夜忙碌。 这个蛋糕很香,那个蛋糕很甜,味道更丰富。 蛋糕有几种,一种是用糯米粉和红糖或糖糖做的,嵌在一些枣子的脸上,颜色漂亮。 为了礼物。 一是用宁德槟榔抹成丝红土豆粉,再加上猪油和红糖做成的肉丸子,是福州特色。 还有就是用萝卜丝的米浆,再加上虾,紫菜,蘑菇,猪肉等蒸菜,最咸美味。 这三个几乎是每个家庭庆祝新年的必备食物。
准备好自己的年货,马路,小巷用自行車送新年盘子的人更多。 福州人重视尊师重道,尊老愛幼,过年送礼缺一不可,这是上一代留下来的习俗。 年底前,除孝顺父母新年费用和礼品外。 有条件的,还可以买公鸡,鲢鱼,猪蹄,米饼,橘子,饼干等陆种礼物放在红色的颜料盘里,叫做“年盘“。 送父母,婆婆和师傅,老师的家,表达晚辈的情感。 特别是在女儿结婚的第一年,临近春节,女儿的女婿给家人送了一个新年盘子,非常热闹。
老鞭炮声响了一整天。 工厂、单位和机关的大门早已拉上了“春节”的红色。 五一路,8月17日,古田路,华林路主干道两侧的行道树也都挂满了喜庆的彩灯。 那时,無论是在新的还是长寿的人,只要在街上,你就知道一年即将到来。
恍惚一梦40年,这已经是童年的记忆。 在这个空城容纳外人,真正的福州城,现在越来越少了。 但是,只要这些新公民在福州生活了三到五年,他们最终会感染许多欢迎假期的愛好,而且他们感染的时间越长。 作为老福州长大的榕树下,虽然今天的物质生活丰富多彩,但仍然無法冲淡我对童年的向往。 自然,现在的年轻人,很难感受到那种味道的存在,这让我回忆得更多。

发表评论